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江西贵州两地改名政府决策非拍脑袋_xzdb.zhengyangzs.com / 内容

江西贵州两地改名政府决策非拍脑袋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7-04-25 13:44|来源:xzdb.zhengyangzs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江西贵州两地改名政府决策非拍脑袋

(原标题:江西贵州两地改名政府决策非拍脑袋)

不少地方改名时有发生,引起不少人议论。地方为什么要改名?怎么定的名称?都是像一些人所说的是“拍脑袋”决策的吗?记者对近来的江西省庐山市挂牌和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“撤县设区”事件进行了采访,发现改名过程其实并不简单,政府方面也颇有“苦衷”。

庐山挂牌连环改名

有望解决“一山四治”

近日,江西省直辖、九江市代管的县级庐山市正式挂牌成立,同时庐山风景区多家管理单位连环改名,及将原庐山区更名为九江市濂溪区;原星子县被撤销,其下的蓼花镇也更名为星子镇等。

说起为何要改名,九江市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,此前围绕着一座山有庐山管理局、庐山区、星子县、九江县4家单位分割管理,管理面积分别占景区面积的33.8%、28.6%、33.1%和4.5%。“一山四治”的结果,就是涉山单位各管各块、政出多门。

据庐山垦殖场相关负责人介绍,庐山的空间分化、资源分散现象比较严重,“山上山下”“山南山北”被分开了,而山顶仅有46平方公里的发展面积,游客是否达到承载极限,各管理方都无法把握。通过行政区划调整,并相应完成改名,把庐山山体管理划归一个行政区划,有望解决多头管理等问题。

长期关注此事的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说,其实此次改名与庐山设市紧密相关,而庐山设市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有了相关动议。此次调整前,各级政府做了大量调查工作,经过广泛调研后形成了这一意见。麻智辉认为,当地大多数老百姓都赞成改革,只是在怎么改的问题上有一些争议。

遵义再现千年播州

算的不只是“经济账”

和庐山设市一样,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也于今年初获得国务院批复,同意改设播州区,并对相关镇进行改名。

据一位从遵义县政府部门退休的干部介绍,至少在10年前,遵义市就有将遵义县“撤县设区”的想法,“当时准备把遵义区改为乌江区或南白区。”他说,遵义县撤县设区改名,也是当地百姓的一大心愿。

在当地考古专家看来,乌江只是贵阳与遵义两市之界,而且外地已有乌江作为地名,易重复;而“南白”原名“懒板凳”,意义不好,而且南白也从未作为县级建制名称用过,以这样的名字来命名新区,无法彰显遵义县的文化底蕴。

“播州一词有着近千年历史,具有丰富厚重的人文底蕴和文化内涵。”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刘永书介绍,唐朝贞观13年,史书上第一次出现播州之名,一直到明万历28年实行改土归流后才结束使用,播州这一地名前后存在了960多年。

刘永书说,2013年,他还向时任县委书记阐释过为何要以播州命名的历史渊源。无论从保护历史文化,还是从今天开发遵义文化旅游产业方面考虑,都应该从行政建制方面保留“播州”这一名称,进而发生了相关的改名。

地名更改并非易事

专家称需考量多元价值

遵义县县委书记黄国宏说,新的播州区将从以往的“单打独斗”融入遵义全市发展的“大合唱”舞台。改名工作严格遵照“约法三章”,在调整过程中节约行政成本,不新建政府性楼堂馆所,不增加财政供养人员,不增加“三公经费”。

九江市不少干部认为,换个“马甲”确实不简单,但应该看长远。原庐山区变为九江市濂溪区等连环改名,是顺应整个区划调整的需要。九江市委书记杨伟东表示,这既是资源的整合、空间的拓展,也是品牌的叠加、动能的激发,希望做好“环庐山、大庐山、泛庐山”文章,实现“1+1>

2”的效果。

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刘军强认为,各地追求经济效益,利用区划调整改名来带动固然可行,但是效果还有待观察,不能说改了名就是发展了。况且,地名更改要付出很高的行政成本。改名还会在民生领域带来许多新情况,各级地方政府必须采取相应配套措施来应对,如以收益补民生,以民生促稳定,减少改名的负面影响。

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颖廉也表示,公共政策决策需要考虑当前和长远两个维度,特别是像涉及行政区划调整以及相应的改名问题,政府决策应努力追求更加科学,多多吸取专家和群众意见,做到透明公开,最大限度获取群众的理解和认可,避免给群众留下“关起门来决策”的“拍脑袋”印象。

据新华社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